A-A+

三个老男人

2017年09月17日 游戏 暂无评论 阅读 335 次

有些短的引子

本来应该叫做“我和两个老男人的故事”,但是如果使用这个标题的话就太尴尬了,还是平起平坐,不要那么基情四溢吧。

话说,从男孩变为男人,在现实中只需要娶妻生子,然后望子成龙或者忘女成凤,最后尘归尘,土归土。而在这个世界里,从男孩变为男人,只需要经历45、60、70、80、85、90、100、110这一串数字,而经历过45、60这两个数字的就可以成为老男人了。

人老了,就会经常陷入回忆当中,常常触景生情,各种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甚至于难以呼吸。尤其在感叹不复当年之勇,或者看着自己心爱的东西渐渐面目全非的时候,更加如此。所以一帮老男人,经常在回忆之后陷入死一般的宁静,那美好、那世界都已经远去,又如何找的回。

虽然有时候明明知道有些事情一旦过去只能成为回忆,但是偏偏会下大力气去追寻这些刻入脑海中的情景。比如洛克莫丹夜晚的湖水,比如西部荒野的静谧圆月,比如艾萨拉风中的红叶,再比如那些吱哇乱叫的讨厌鱼人。所以我来到这个似曾相识的世界,只是为了再次看一看早已刻入脑海中的那些风景,重温一下各种稀奇古怪的故事。

老男人一

从60年代以后,我就把很多人的世界变成了一个人的世界,不需要朋友也没有朋友。朋友这种东西,我总觉得一切随缘,而有时候缘分这种东西其实是需要用心维护的,但是那个美好年代之后,我们形色匆匆,很难在一段时间内有一个相同的目标,所以孤身一人也算不得什么稀罕事。

当我看到公会里面一位猎人的名字后,我就觉得这也是个同道中人,某年某月后,再无一人谓知己,也再无一人可同行,当一切渐渐成为一种习惯,也就一切尽在不言中了。我总以为在这里我也会这样孤独一人下去,直到一封邮件打破了这种宁静。

署名就是这个猎人,附件是一个宝箱,但是以我的技能熟练度根本不能打开,于是我回复了一份邮件告诉他这个尴尬的情况,同时附上这个宝箱。但是下一次打开邮箱的时候,这个宝箱又躺在了我的邮箱里,而邮件的内容是:“等级别够了再开”。我突然觉的很有意思,这件事很有趣,这个人也很有趣。但是事已至此,也就为止了。

直到荆棘谷,被一个相同的法师击杀,两个人才有了第一次直接对话,从此邮箱里多了很多宝箱和其它乱七八糟的东西,而我的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也躺倒了他的邮箱里。很稀奇的是,当年60年代我的第一位朋友是个猎人,现在60年代我的第一位朋友也是个猎人。

老男人二

我总是选择一个DPS职业,而且总是选择人最多的那种DPS职业,所以导致下个副本要看天看地看运气。某晚,夜已深,哈欠已连连,心想今天也就如此了,但是世界频道里面的“奥达曼开组”让我精神振奋,同时运气也不错,顺利进组。

要说这个德鲁伊,也是印象深刻的一位,主要是他的名字。出于职业的原因,我总是对于开发、科技等等很上心,所以第一次在世界频道看到这个名字,第一反应是:“又一个IT男”,第二个反应是:“还真有这么起名字的”。

冗长的奥达曼之旅结束后,我与这个德鲁伊混了个脸熟。一天,我正在铁炉堡晃悠,这位德鲁伊让我帮忙看看“晨光麦”价值几何,然后多聊了几句,又再次混了个脸熟。然后就是一起打通了玛拉顿,然后就是资助了德鲁伊几张皮,再然后就是德鲁伊资助我一些烹饪食物和药水,一来二去也就相熟了。

不是结尾的结尾

我总觉的某人的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60年代才是一个世界,60年代的WOW其实是一个社交游戏,就连我这么个孑然一身的人,都能交到朋友(哦,还有那位也习惯一个人的猎人)。

三个三张开外的老男人,在这个如此熟悉的世界里重温往日的时光,走着有些相同又有些不同的道路,是多么一件有趣的事,同时也为往日的回忆增添了一抹鲜活的色彩。其实我觉的我们的想法很简单,让消磨时间变的尽量有意义,让娱乐能够尽量满足自己,让这个世界慢点模糊。

我总觉得魔兽世界,尤其是60年代的魔兽世界,是一个很神奇的很有魅力的游戏。它让天南海北的人聚在一起,能让这些人耗费大量的时间,最难得的是能让这些人在多年以后觉的耗费的时间很值得,甚至于愿意再耗费一次相当长的时间重新温习这段坎坷的旅途。

三个老男人已经顶着媳妇子女的压力完成了两次有组织有预谋的活动,估计还会再次顶风作案,所以故事还将继续。时间匆匆,新兵蛋子变成了老兵,男孩变成了男人,唯独我们的故事还在继续。

哼哼的泰迪熊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字痕随行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4039894号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