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初入艾泽拉斯

2015年04月08日 游戏 暂无评论 阅读 2,020 次

WoWScrnShot_060210_222330

哦,从头说起吧,老实说我并不能算上老玩家,我在开服的那天并没有登入游戏,事实上我那时候还在沉迷于一款叫做《华夏》的游戏。虽然我不曾进入游戏,不过身边的先行者已经向我充分展示了它的魅力。终于在两天后的刷夜生活中,我踏上了这片神奇的土地。

不可思议,那时的我竟然喜欢矮人这个种族,再加上片头动画的影响,于是我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一名猎人,而从这一刻我的猎人情节开始发挥起作用,这在后面的历程中可见一斑。

看着口中呼出的白气,我费力的晃动着屏幕,看向远处的雪山,看向苍白的天空,看着白茫茫的大地,就这样“霜伤”诞生了。

事实上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激动,我只是走上前去接了个任务,就开始游荡于初始的怪堆之中。那时候真是人山人海,导致我想虐待一条小狼都要千辛万苦手疾眼快,这是一种什么精神。

当我看见大耳朵暗夜精灵时,我赞叹道苗条啊,实际上这个暗夜精灵已经18级了,而她还在快乐的做着1级的任务。那时候的人们都很天真,就如大眼睛侏儒法师总是用匕首砍怪。

在那一晚上我升了8级,在现在看来这可真慢,可是在那时我觉得非常快,而我在这一晚过后,就融入了这个世界,从此就是10年。

WoWScrnShot_050510_205154

要包包吗?

那是个午夜,我自从有了宠物后,非常happy的在矮人挖掘场里面敲怪。四周静谧,天空中的圆月散发清冷的光辉,白雪皑皑,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我不得不多说一下,我很喜欢丹莫洛和冬泉谷,这两个地方的雪让我有一种安静的感觉。

在我暗暗高兴,砍怪砍的无比兴奋的时候,一个大眼睛侏儒术士跑过来,“要包包吗?只需要几组亚麻布!”,我注视着侏儒,看着他在那里一摇一晃,接着我交易了几组亚麻布过去,于是我空余的包位上首次被占满,侏儒向我打了声招呼就跑向远方。

我注视着他,一个术士,小小的身影,然后打量身上的亚麻包,虽然比起现在动辄就20格的包显得微不足道,但是当时我确实很高兴,终于不用往外面扔东西了,那种肉疼,简直不是一般的痛苦。

就这样,我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我很高兴在那个夜晚遇到这个大眼睛可爱侏儒,当晚的这幕也深深藏入记忆。

破裂的天空

5月1日,放假了,我回到家,在我的PIII1G+512M内存+32M显卡上安装了魔兽世界,然后迫不及待的进入,草绿的,人模糊地,一切都很正常,可是当我望向天空的时候,我惊呆了,这破裂的天空,五彩斑斓,于是在这之后的一段时间里面我再也没有欣赏天空的月色,恁谁看到这样的天空都有一种崩溃的感觉。

我来到了洛克莫丹,看到了洛克湖,这里也是人山人海,矮人侏儒人类,也许唯一少见的就是精灵了,也是,他们在海那边。

我为了一把白色的猎枪而努力,我一银币一银币的攒着钱,每次当我回到旅馆我总是垂涎于这把猎枪,虽然它只是个白色的物品,可是要知道它比我手中的灰色物品好多了,那是一种什么心情。

反正我总是徘徊在商人那里,几银币对于我来说就像登天那么麻烦,直到多年以后,我再回到洛克莫丹我总想起这个时候的往事。

孤独的渔者

我在水中游着,还好我没有恐水症,也不会像一些人不会控制上浮,至少我淹不死自己,这点让我很高兴,发现我真有玩这游戏的天赋。

我从一个稍微平缓的浅滩上岸,这时我发现一个矮人在钓鱼,而陪伴他的是一头狼,他生死不离的宠物。

“能钓到鱼吗?”,我问。

“当然,小声点,别吓跑了鱼!”

于是我噤若寒蝉似的在旁边张望,这一切那么的寂静和谐。

当我现在回想起来,我还是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在这静谧的夜晚,一位渔者在他的宠物陪伴下,快乐的享受钓鱼的乐趣。

我们离真正的快乐越来越远。就像我上高中时从来没有真正的快乐过,只有考到理想的成绩和名次才能稍微微笑。

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当我们追求一件事的时候,我们总是很容易偏离正常的轨道,然后在遥远的后来才想起当初那份单纯的感动和快乐。

也许我也应该拿起鱼竿带着我的小宠物找一片阴凉享受难得的快乐。

WoWScrnShot_121110_142106

圣骑士与鳄鱼

回忆飘向远方,我突然记起我是如何得知可以学习专业技能的。

又是个夜晚,没办法,我比较喜欢艾泽拉斯的夜晚,静谧神秘。

我一个人在洛克湖中心的岛上击杀鳄鱼,看着经验条蹭蹭的向前涨,我异常快乐,人生啊,还有比这更快乐的事情吗?

这时候一个圣骑士游上岛来,不打怪,也不是路过,而是不停地在冲着鳄鱼尸体做手势,然后鳄鱼就消失了,我惊为天人,此人使得何种魔法。

“你在干什么?”

“剥皮”

“这皮还能剥?”

“当然,这是技能”

“我能学吗?”

“铁炉堡”

那时候的人还是都说全称的,于是我屁颠屁颠的赶往铁炉堡,第一次学会了人物的两个专业技能,剥皮和制皮。
然后,我发现击杀动物是如此的快乐,人生啊,还有比这更快乐的事情吗?

山寨部落

我悠哉悠哉的游荡于洛克莫丹,这地方真不错,有山有水有美女,让我这个矮子猎欣喜异常。

突然,从侧方冲出三个牛头,是牛头,我清晰的记得,也许可能,反正我没有刚住,就很愉快的到底了,当我死不瞑目的刹那,我看到了部落的图标。他喵的,这不是PVE服务器吗?我怎么会被PK,人生啊,还有比这更痛苦的事情吗?

于是,我很大声很不愤的在综合频道发送信息,“这地方为什么会有部落?为什么还能打我?”

“就是,我也被打”

……

看来不止我一个人。

“那是NPC,不是玩家。”

一句话道破事实真相,他喵的,哪来的这么高的NPC,而且还在这里乱窜。

只有我的矮子猎遭受过如此待遇,多年以后我才隐约知道,这是定时刷的,我曾专门寻找其报仇,当然,结果很明显,报仇未果。

那么,你碰到过吗?我的朋友。

巨石水坝

我记不起来我什么时候知道巨石水坝真面目的,不过我知道当我看到这座水坝的真面目的时候,我很庆幸我拯救了这座墙。

我跑到水坝之上,这里视野很开阔,不过鉴于当时我电脑的配置,我眼中也就只有那水还凑合,不过还是一片黑水。

我跑上跑下,千辛万苦的做了精英任务,然后又跑到远在湿地边缘的黑矮人营地,累的半死,完成了这个超长的任务线,毁坏了黑矮人的炸弹,最后的结果我很欣慰,他说我拯救了巨石水坝(他喵的,被死亡之翼给毁了,最壮观最雄伟的地方,我对这位环境破坏者很有意见,活该被推),我和我的队友们泪流满面,这任务真长真累人。

说实在的,我不认为这个记忆很清晰,但是我在此写出来主要是为了纪念那个时代,纪念那晚所遇到的所有队友。

那是我最长的一次组队,那也是对我洛克莫丹的收尾。

WoWScrnShot_020409_211510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字痕随行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4039894号

用户登录

分享到: